1. 首页 新闻 热点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男子打死挑衅者获刑9年 法庭发问:当时我该怎么办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03月24日 15:36:07  来源:北京头条  编辑:小鹏

                (原标题:陕西反杀案是否正当防卫?法官要请专家论证)

               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“正当防卫”成为代表和委员们讨论的热词。陕西人王天赐一直在关注着有关正当防卫的各种消息。3月20日,他和妻子在家坐不住了,两?#27515;?#21040;北京将有关材料交到最高法和最高检的接待室。这对乡村医生怎么也想不到,第一次来北京居然是因为儿子“犯了命案”。王天?#22836;?#22919;觉得儿子王?#35828;?#26696;件就是典型的“正当防卫”。

                2017年12月10日晚,大学刚毕业的王浪在酒吧遭遇社会?#27515;?#38647;的挑衅,王浪多次认怂、赔笑,但仍遭到李雷的辱骂、?#22971;?#38543;后,王浪?#32654;?#38647;递给他的酒瓶还击,导致李雷死亡。一审法院认定王浪故意伤害致人死亡,判决王浪?#34885;?#24466;刑九年。随后,王浪上诉。

                二审时,检方认为王浪“防卫过当”。王浪在庭上不断发问:谁能告诉我,当时那种情况,我应该怎么办?

                讲述 出事前王浪还打算考进医院工作

                3月11日,王天赐一边给失明?#21738;?#20146;办理住院手续,一边用手机刷着全国两会上有关“正当防卫”的报道,因为前不久的?#26696;?#24030;赵宇案”、“涞源反杀案?#27605;群?#34987;认定为见义勇为、正当防卫,“正当防卫”成了今年全国两会的法制热词。3月12日,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两会上提到:依法支持公民通过正当防卫同犯罪行为做斗争。

                王天赐说,他们家三代行医,在当地很有人缘。王浪从小就是个?#38498;?#23376;,从小到大没惹过事。?#26696;?#35841;说起来都不相信王浪这孩子会杀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天涯论坛上,不少人都讨论过王浪案,有网友提出?#23460;桑?#33021;去酒吧混的,能是什么好人?

                王天赐说,王浪以前?#29992;?#21435;过酒吧。出事那天是他的初中同学苗林约他出来,一连打了5个电话,前3个电话王浪都没有接,后来实在拗不过同学的邀请,才来到酒吧。?#33795;趵说?#22810;位同学和朋友回忆,案发当晚,王浪本来是在健身房健身,接到同学电话后才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发前?#21335;?#22825;,王浪刚刚?#24433;?#24247;市职业?#38469;?#23398;院毕业,在泾阳县做药厂的医药代表。本来王浪是想去医院工作的,在医院实习后考职位没考上。王天赐回忆,就在事发前几天,王浪还跟他说,“爸,您放心,去年医院实习太忙,我没时间复习,今年我一定能考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而2017年12月10日晚上的炫色酒吧,站在王浪对面的李雷是当地有名的“雷哥?#20445;?#20107;发前半年,社会无业人员李雷向路边载客的出租司机收取每人3000元的“保护费?#20445;?#21542;则便以威?#30149;?#24656;吓等手段不?#24066;?#21496;机拉客。因此,李雷被以寻衅滋事遭受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李雷死后,有李雷同村?#27515;?#30475;望王?#35828;母?#20146;,说王浪是“为民除害”。还有很多王?#35828;?#21516;学、老师、朋友签了联名信,来证明王浪是个“?#38498;?#23376;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在王天赐看来,他更希望这件事情压根儿没发生过。如果李雷没有死,王浪也就不会?#27963;?#25276;至今。或许他已经考上了医院的职位,成为救死扶?#35828;?#19968;员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浪是从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,作为王家唯一的孙子,爷爷奶奶?#36816;?#29233;护有加。现在因为王浪身陷囹圄,年近80岁的爷爷每天都无法入睡,只能长期吃镇静药物。王?#35828;哪?#22902;想起孙子就会哭,一年多来几乎失明。

                ?#24433;?#21457;后,王天赐只在开庭时见过王浪,他都没有机会和儿子说话。“如果能见到他,我也会告诉他,照顾好?#32422;海?#32784;心的等待,法律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。”王天赐红着眼睛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庭审 辩护人:?#21592;?#26118;山反杀案 没有追击行为属正当防卫

                王浪与李雷的殴斗发生在2017年12月10日20点32分前后的炫色酒吧内,发生斗殴的位置被酒吧内两个角度的监控视频拍下,清晰地记录了事发前后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              当天20时32分,?#25276;?#36807;酒的李雷和两个朋友来到酒吧,经过王?#35828;?#24231;位后,李雷主动挑衅,他拿起一个烟灰缸扔到王浪胸前,王浪遂从座子?#29486;?#36215;啤酒?#31185;?#36523;与李雷发生争执。

                争执期间,双方的朋友分别从二人手中夺下啤酒瓶。李雷继续上前争吵,并?#32676;?#36882;给王浪两个啤酒瓶,王浪仍在跟李雷解释,并几次伸手试图拍李雷的肩膀和胳膊?#31454;茫?#20294;都被李雷拿手推开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浪一直在讨好,但?#21592;?#26446;雷辱骂、威胁

                在庭审时,王浪供述称其当时一直在“认怂?#20445;?#31216;李雷为“雷哥”、“都是出来玩的,你玩你的我玩我的”之类的言语。但李雷并未罢手,两次掀翻桌凳,还拿啤酒瓶威胁劝架的苗林。

                当李?#23376;?#24038;手?#22971;?#20102;王?#35828;?#33046;子,做出类似扇嘴巴的动作后。王浪愣了2秒钟,突然将用酒瓶向李雷头部击去。随后两人纠缠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后,王浪说,在他攻击李雷的过程中,李雷还宣?#21860;?#20320;敢打我,看我弄死你”。视?#23548;?#25511;中?#26448;?#22815;看到,李雷曾回身寻找酒瓶、烟灰缸试图反击,但在王浪?#20013;?#30340;攻击下未能得手,随后脚底打滑摔倒。

                王?#35828;?#36777;护律师认为王?#35828;男?#20026;是正当防卫,但一审法院没有认可。

                王?#35828;?#26696;子发生在2017年12月10日,比著名的“昆山反杀案”早了半年多。2018年6月28日,王浪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?#34885;?#24466;刑九年时,“昆山反杀案”?#19981;?#27809;有发生。但此后,舆论都将王浪案称为咸阳版或陕西版的“反杀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因为他们都有相类似的特征:被害人主动挑衅引起事端;凶器均为被害人提供……而且,两个案件当事双方的身份也都很相似,被害的是“纹身男龙哥”和“社会男雷哥?#20445;?#23454;施反杀的是打工仔于海龙和大学生王浪。

                二审的时候,“昆山反杀案”已经?#26223;?#33853;定,辩护人王万琼、徐昕在庭上?#21592;?#20102;王浪案和“昆山反杀案?#20445;源?#27442;证明王浪反杀系正当防卫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辩护?#35828;?#36777;?#25163;邢允荊?#26118;山案”时当于海明反抢砍刀后,其与“龙哥”就是砍刀对徒手,而王浪案始终是啤酒瓶?#20113;?#37202;瓶;“昆山案”中于海明捅刺“龙哥”5刀后,?#25151;?#31532;六刀没砍到,刀掉在地上捡起来继续?#25151;常?#32780;王浪用啤酒瓶击打李雷6次,捅刺2次,并没有追击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公诉人:不法侵害仅为?#22971;?持瓶还击超限度

                二审时,公诉人认为辩护人将王浪案?#21592;?#26118;山案有不妥之处,应该更关注的是两个案件的不同点,而非相同点。

                公诉人称,“昆山反杀案”中,刘海龙先持刀攻击于海明,于海明才在刀落后持刀反击。而王浪案中,李雷对王浪只是徒手?#22971;?#25163;接触王浪颈部后,迅速离开,而王浪停了2秒,然后持酒瓶猛?#19968;?#20987;,明显超出了防卫的必要限度。

                李雷攻击王?#35828;?#36825;个动作后,王浪开始持酒瓶反击

                公诉人将李?#23376;?#24038;手攻击王浪颈?#24247;男?#20026;称为?#24052;妻保?#24182;认为是“轻微暴力行为”。而李雷虽然右手曾经举起瓶子,但没有明显攻击行为。相比较王浪持酒瓶猛击李雷头部、捅刺李雷躯体,防卫强度与不法侵害明显?#21592;?#24748;殊。

                公诉人认为李雷对王?#35828;?#19981;法侵害,并未造?#36175;?#28010;身体受伤,而王?#35828;?#21453;击则造成?#27515;?#38647;的死亡。公诉人认为,这?#26448;?#35828;明,王?#35828;?#38450;卫强度超出必要。“怎么可能把?#22971;?#34892;为,评价为?#29616;?#23041;胁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“辩护人一直在说正当防卫的法律意义,但是忽略了防卫过当也同样有法律意义。”公诉人表示,防卫过当制度也是有价值的,法律鼓励防卫,但不鼓励过度暴力,不然防卫过当制度立法的本意就会落空。“这样会把一些轻微暴力,变成刑事案件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对于李雷左手?#22971;?#29579;?#35828;?#21516;时,右手曾举起酒瓶欲殴打王浪。公诉人认为,不能对李雷的动作过分评价,预判猜测都没有科学性,也并非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。

                所以,公诉人在二审时指出,王?#35828;男?#20026;有防卫性质,但超过了必要限度,应为防卫过当。一审量刑过重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浪:我是不是得?#28909;?#20182;拿酒瓶打伤才能还手?

                对于王?#35828;?#38450;卫是否“过当?#20445;?#28966;点在于李雷左手对王?#35828;摹巴妻?#21644;右手举起酒?#24247;?#21160;作,正是这个动作引发了后来王?#35828;?#38450;卫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辩护人认为李雷的左手并非?#24052;妻保?#32780;是“掐捏”王浪脖子,使王浪产生窒息?#23567;?#21516;时,李雷的不法侵害是一个?#20013;?#30340;过程,包括此前的挑衅、辱骂和?#22971;?#29579;浪作为一个刚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,没有多少社会经验,且在李雷的?#20013;?#36785;骂和恐吓下,已经极度恐慌,无法判断李雷?#30007;?#20026;是吓唬?#25925;?#20250;?#20013;?#30340;攻击。在实施反击后,王浪也无法判?#29486;约?#26159;否占了上风,李雷是否还能够继续实施不发侵害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浪反击时,李雷手中酒?#24247;?#33853;,曾试图去抓烟灰缸还击,但不慎摔倒

                在二审时,王浪也为?#32422;?#36777;护说:“那种情况下,我是不是得?#28909;?#20182;打受伤了,才能还手。对方中途手里没有了酒瓶,我是不是应该?#20154;?#25441;起酒瓶才能继续反击?”

                王浪父母和辩护人都认为,李雷挑衅在先,且在王浪已经认怂、赔笑的情况下,李雷仍旧?#20013;?#25361;衅甚至攻击王浪,才是王浪反击的关键。至于王?#35828;?#21453;击是否超过限度,应综合当时的环?#22330;?#24515;理?#28909;?#38754;考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法律不能强人所难。?#21271;?#25252;人认为,王浪不是武?#25351;?#25163;,不能以李雷?#30007;?#20026;作为反击的参照实施精确防卫,“难道是?#32654;?#38647;拿着酒瓶先打王浪,王浪才能还一下手吗?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后续 法官将请人大代表法律专家论证该案

                新年后,连续几起有关正当防卫?#22836;?#21355;过当的案件都引发关注,王天赐一边照顾着年老生病的父母,一边关注着相关?#21335;?#24687;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3月3日,保定市检察院针对“涞源反杀案”发布通报称,王晓一家三口均属于正当防卫,决定不予起诉。女大学生王晓因被男子王磊纠缠,躲回涞源老家,但王磊仍不依不饶,?#32676;?#22810;?#21619;?#29579;晓实施骚扰、威胁,公安机关多次出警劝诫无效。2018年7月11日,王磊持甩棍、刀具深夜翻墙闯入王晓家中,王晓父亲让王晓报警,随后持铁锹与王磊发生打斗,随后王晓母亲及王晓?#32676;?#21152;入打斗,都被王磊用甩棍、刀具打伤,最后一家三口将王磊打倒,其间王磊曾两次欲起身,都被王晓父母用?#35828;丁?#26408;棍击倒。最终王磊死亡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3月1日,在最高检的指导下,福建省人民检察院指令福州市人民检察院对赵宇案进行审查。认定赵宇为正当防卫,不予追究刑事责任。此前,赵宇因阻止女邻居遭受不法侵害,与施暴者产生肢体冲突,在冲突中将施暴者打伤。

                与这两者不同的是?#26696;?#38182;反杀案?#20445;?019年1月28日,黑龙江省?#28079;?#26031;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,撤销黄海龙?#34885;?#24466;刑六年的一审判决,认定黄海龙防卫过当,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?#34885;?#24466;刑三年,缓刑五年。

                该案发生于2017年4月6日。黄海龙?#22836;?#24605;铖因各自?#23376;?#30340;交通事故赔偿问题在交警大队走廊里发生口角,冯思铖用随身携带的尖刀将黄海龙腹?#30475;?#20260;,黄海龙抢下尖刀,将冯思铖刺伤,致其当场死亡。法院二审改判的理由为,黄海龙受到不法侵害,抢?#26007;创痰男?#20026;具有防卫性质。但抢刀过程中,有多人上前拉架,不法侵害程度已经明?#32422;?#24369;,黄海龙持尖刀刺被害人左侧?#38386;夭考?#20851;节前下方一刀,致其死亡,明显超过必要的防?#32769;?#24230;?#20197;?#25104;重大损害,系防卫过当,构成故意伤害罪,应当负刑事责任。考虑黄海龙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,并获得被害人亲属的谅解等情节,?#35270;没?#21009;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与王浪案不同的是,以上三起案件中,被害人均为率先实施了较为?#29616;?#30340;不法侵害,“涞源案”王晓一家三口均被王磊?#20013;?#22120;打伤,?#26696;?#38182;案?#34987;?#28023;龙也被冯思铖刺中腹部,而“赵宇案”中施暴人当时正掐住赵宇的女邻居,实施?#29616;?#30340;侵害行为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浪案中,无论李雷左手触及王浪颈?#24247;?#21160;作是?#24052;妻被故恰?#25488;捏?#20445;?#26446;雷所实际实施的侵害行为,就是这个动作,这个动作不足以造?#36175;?#28010;死亡。但正如王浪在庭审中不?#25103;?#38382;?#21738;?#26679;:“我要?#20154;?#20808;用酒瓶打伤我,我才能还击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在接受采访时,王天赐提到李雷先用破碎的啤酒瓶击打但被王浪用手挡下,为此王?#35828;?#25163;还被划伤。庭审时,辩方也提出过这个情况。但检方?#28304;?#24182;不认可,而监控中也无法清晰的?#19994;?#26446;雷率先用啤酒瓶击伤王?#35828;?#26126;显动作。

                在网络上,对于王?#35828;男?#20026;是否属于正当防卫也有争议,有网友认为王浪案是典型的互殴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前,有媒体综合了2016年至2018年100份涉及正当防卫?#30007;?#20107;判决书,其中仅有1起被认定为正当防卫,6起为防卫过当,29起被认定为互殴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国法院网曾撰文对互殴过程中的防卫行为进?#34885;?#36848;,互相斗殴指双?#20132;?#22810;方在主观上均有不法侵害的故意,客观事均实施了不法侵害对方?#30007;?#20026;。因此根据《刑法》相关规定,在互相斗殴的过程中一般不存在正当防卫?#30007;?#20026;。但是如果一方停止或者被动停止了加害行为,而另一方转化成加害方时,则有可能存在正当防卫行为。在司法实践中,互殴中不法侵害转化的情形有两种:第一,一方已经停止斗殴,向另一方求饶或者逃跑,而另一方仍紧追不舍,继续实施侵害的;第二,在一般性的轻微斗殴中,一方突然使用杀伤?#38498;芮康男?#22120;,另一方生命受到?#29616;?#23041;胁的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王浪案件的争议?#38498;?#22823;,法官乌新刚告诉王天赐,王浪案将会请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和法律专家一起来进?#26032;?#35777;,然后再择日宣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声音 人大代表建议作出正当防卫立法解释

                在为王浪辩护时,辩护人王万琼律师在辩护?#25163;刑?#21040;,最高人民法院沈德咏大法官在于欢案后发表的《我们应当如?#38382;视?#27491;当防?#20048;?#24230;》一文中写道:“实践中,许多不法侵害是突然、急促的,防卫人在?#25191;佟?#32039;张的?#21050;?#19979;往往难以准确地判断侵害行为?#30007;?#36136;和强度,难以周全、慎重地选择相应的防卫手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,沈德咏法官作为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主任接受采访时表示,案件的情况千差万别。正当防?#20048;?#24230;的?#35270;萌?#23454;容易引发争议和关注,这也反映了正当防?#20048;?#24230;的?#35270;?#26159;司法中?#21738;?#39064;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刑法规定本身较为原则,司法?#35270;?#26631;?#30142;还?#32479;一。对于正当防卫的?#35270;?#26465;件理论上众说纷纭,实践中认识和把握也不完全一致,具体个案中常常出现截然相反的观点和重大分?#32429;?#21478;一方面,具体案件裁判面临较大压力,案外因素考量过多。正当防卫涉及的重大案件,不法侵害人有的受到重大伤害,有的死亡。“死者为大”“、“死了就占理?#20445;?#36825;是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,办案机关往往承受着一定的压力。

                全国人大代表、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?#26032;?#29983;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之所以出现正当防卫法规过于原则性的问题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过去几十年,国内正当防?#32769;?#20851;案例比较少。最高法、最高检也并未出台相应司法解释,因此可供参考的资?#23219;?#36739;少。?#26032;?#29983;建议,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作出立法解释。

                ?#28909;?#22312;防卫行为是否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”的认定规则时,“判?#25103;?#21355;行为是否过当,防卫手段与加害手?#38382;?#21542;相当是重要标准,但不是唯一标准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如二审时公诉人所说,李雷左手的?#24052;妻?#21160;作不能?#36824;?#20998;解读。如果王浪没有还击,有可能李雷在几次?#22971;?#21518;就停止攻击,骂骂咧咧的离开。这样,李雷不会死,王浪也不会身陷囹圄。但辩?#25945;?#20986;的预判也不无道理。李雷也有可能向王浪施加进一步的攻击,甚至用酒瓶攻击王浪。那个时候,王浪还有机会反击吗?若根据“正当防卫”的手段相当原则,李?#20303;巴妻?#20102;王?#35828;?#39048;部,王浪也用?#24052;妻?#26446;雷颈部还击,这样的“正当防卫”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王天赐觉得,王浪案之所以受到关注,是因为社会上每个人都可能碰到类似的争执,被挑衅的人已经认怂、赔礼,但换来的却不是息事宁人,而是?#20013;?#30340;辱骂、恐吓,那如?#25105;?#27861;的用正当防卫保护?#32422;海?#26576;种意义上来说,王浪案比昆山案更现实。

                举报本文
                +10
                +10

                依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第二十二条之规定,即“避风港原则?#20445;?#26412;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,如?#26143;?#26435;行为请及时联?#24403;?#31449;?#22836;?#21024;除,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。

                跟贴 0
                参与 0
                发贴
              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E都市立场。
               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